您的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诚信文化 > 诚信人物故事
韩庆芳:“做人不能昧良心,做生意更要讲诚信”
来源:重庆晨报   发布时间:2020-11-04


  “在战争中,我的很多战友牺牲了。我现在把烈士的故事讲给大家听,就是想他们身上的红色革命精神被传承下去……”当你走进奉节县彭咏梧烈士陵园管理处,聆听烈士的故事时,应该不会对面前这位年过半百的讲解员留下什么印象,因为他实在是太普通了。就连韩庆芳身边的一些人,也只知道他是一个退役军人,不会想到他曾立下一等功。

  正如同韩庆芳面对记者时说的那句话:“我只是一名普通的退役军人,只是做了一些普通的事。”

  入伍8个月立下一等功

  1969年11月26日,韩庆芳出生于奉节县鹤峰乡观斗村5组,高中文化,家有五兄妹,他排行老三。1987年12月,韩庆芳参军。

  入伍第二周,部队接到命令,立即开赴边境临战训练。韩庆芳有文化、身体好、头脑灵光,在全团实战训练专业比武中获得观察项目第二名。获得第一名的正是他的班长,一位1984年入伍的老兵。3个月实战训练结束,韩庆芳与战友上了前线。虽然身在前线,但作为新兵,他们的位置在二线,距离一线还有5公里。在二线坚守了一个月,韩庆芳坐不住了,向首长请战上一线。

  “说不怕是假的,哪个不怕死哦。”韩庆芳坦言,说的是报效祖国,杀敌立功,但到了前线,连敌人都没见着,那还是遗憾。他坚定地说,“既然来打仗,就要正儿八经到一线去!”但上一线,不是想上就能上的,必须军事技术过硬、表现突出。很快,韩庆芳的请求得到了批准,受命赶赴一线,成为前沿观察所的一名观察兵。当时,前沿观察所可谓是“火炮的眼睛”,但却是敌人的“眼中钉”,一旦被发现就会遭到敌军炮火的打击,异常危险。

  那天是1988年7月8日,尽管已经过去快32年了,韩庆芳一直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。

  那天下午,韩庆芳手握望远镜仔细观察敌军阵地。突然,他发现敌军火炮阵地正拆除重炮伪装。糟糕!韩庆芳心头一惊,再定睛一看,炮筒正缓缓抬起。这要是让敌军得逞,我军损失肯定惨重!不由得细想,韩庆芳立即向副营长报告。

  3分钟后,我方炮火呼啸而过,直击敌炮阵地。顿时,炮声震天,硝烟四起,敌方炮阵在密集的炮弹轰击下灰飞烟灭。最后,摧毁敌方重炮两门、汽车若干。

  如果不是韩庆芳及时发现敌情,后果不堪设想! 韩庆芳得到了前敌指挥部表彰,他所在的排获得集体一等功。1989年9月,韩庆芳也因此荣获个人一等功。

  “相比牺牲的战友,活着就是幸福”

  1991年,韩庆芳退伍回到奉节县被分配到县民政局下属的企业从事保卫工作。有朋友建议,韩庆芳应该要求重新安排一个好点的工作,最好能进机关事业单位。但他认为,作为一名军人、一位党员,必须服从组织决定,不能挑三拣四、拈轻怕重,越是困难的地方越需要人。韩庆芳说,“相比牺牲的战友,活着就是幸福。”

  但好景不长,两年后,企业破产倒闭,韩庆芳的生活陷入了困境。

  广东、福建、江苏,韩庆芳辗转多地打工,后来跑起了煤炭销售业务。到1998年,29岁的韩庆芳结婚了。

  “又傻又可爱。” 妻子卢小玲称,韩庆芳很低调, 从不拿一等功说事。他总是说,生活再艰难也没有战场艰险,靠自己的双手总能打拼出一番事业。卢小玲很自豪,“跟这样的人过一辈子,踏实!”

  顾全大局关停千万元生意

  在煤炭行业打拼多年,韩庆芳掌握了不少经营知识,凭借生性耿直,也积累了不少人脉。2001年,他借款3万元创业,开始独立从事煤矿经营。

  煤矿经营门道多,甚至有职员建议韩庆芳与质检员搞好关系,以次充好卖煤炭赚差价,一起发财。韩庆芳不但严词拒绝了这种做法,还阻止其他人这样做。

  “作为一名退役军人,决不能搞歪门邪道!”2000年后的煤炭市场异常火爆,价格行情随时变化。尽管如此,只要预约在先,哪怕价格上涨,韩庆芳还是坚持以原价销售煤矿。很多人都说他傻,只要找个借口,一吨煤炭就会多挣几十上百元。但韩庆芳就是不挣这个送到嘴边的钱。“做人不能昧良心,做生意更要讲诚信。”

  正因为韩庆芳坚守诚信,不少煤矿老板主动邀约他入股煤矿开采,他的业务越做越大,资产很快上千万元。2013年,就在韩庆芳事业蒸蒸日上时,国家倡导绿色发展,开展“百日关矿”行动,全县39个9万吨及以下煤矿全部关闭,韩庆芳入股的煤矿也在其中。

  关闭煤矿,既不能采煤,也不能卖煤了,韩庆芳损失不小,他也没找到新的转型项目。当时,韩庆芳在银行有贷款80万元,向亲友借了60万元;同时他还有400万元欠账没收回来。这煤矿一关,不但借款难还,外面的欠账也很难收回来。

  “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。”有人说,韩庆芳是一等功臣,说话有分量,希望他出面去谈出一个好价钱,不然大家都不关闭煤矿。韩庆芳明白,多少双眼睛看着他呢,党委、政府希望他关闭煤矿做表率;煤矿同行也希望他带头要个价钱,甚至不关闭煤矿。经过深思熟虑,韩庆芳认识到,“绿色发展是国家民族大事,钱多钱少都是个人小事,作为党员、退役军人,更要分得清哪头轻、哪头重。”

  最后,韩庆芳第一个在“关矿责任书”上面签了字,并积极配合政府给大家做工作,让“百日关矿”行动提前两个月顺利完成任务。随后,他变卖了两处房产,偿还了债务。而别人欠他的账务,至今还有380万元没收回来。

  守候英烈传承红色故事

  煤矿关闭后,韩庆芳夫妇前往重庆主城,妻子陪送儿子读书,他成了一家公司的专职司机,每月工资3000元。后来,韩庆芳又举债购买了新车跑网约车。跑车拉客,既辛苦,挣钱也不多。更让他吃不消的,是曾经在老山前线蹲猫耳洞留下了后遗症,驾驶时间久了,腰杆酸痛,直不起来。

  “带上你那奖章拿起去找政府反映下困难?”儿子上学正是花钱的时候,老公又这么辛苦,卢小玲再次提起向政府求助。韩庆芳摇摇头,眼看儿子就高中毕业了,咬咬牙就能挺过去。他说,一等功属于过去,不要老拿过去的荣誉向党和政府要这要那。卢小玲生气了,“金子不是金子、银子不是银子,你那个铁牌牌有啥用?”

  生气归生气,韩庆芳还是坚持跑车过日子。让夫妇二人欣慰的是,2017年,儿子韩金廷考取了国防科技大学,军人血脉在下一代传承。2018年,夫妇俩又前往朋友在成都的酒店打工,韩庆芳做维修工,妻子当起了服务员。从此,夫妇俩约定,为儿子做好表率,再不提一等功的事情。

  2018年,奉节县退役军人事务局成立,全面开展退役军人信息登记工作,韩庆芳“战时一等功殊荣”被奉节县退役军人事务局特别关注。韩庆芳找到了组织,有了回到家的感觉。他说,这个时代没有忘记英雄,党关爱着自己的子弟兵。“那一刻,我流泪了。”

  今年4月,在韩庆芳主动请愿下,奉节县当地党委政府的协调下,韩庆芳成为奉节县彭咏梧烈士陵园管理处一名讲解员,妻子卢小玲也获得了公益性岗位。

  “守候英烈,传承红色故事就是我今后的事业。”如今,韩庆芳正专心研读彭咏梧烈士的革命事迹,并计划走访云阳红狮镇,巫溪、奉节竹园镇等先烈出生和战斗过的地方。作为一名老兵,韩庆芳又奔向了新的“战场”。

  人物简介

  韩庆芳,男,1969年11月出生,现年51岁,重庆市奉节县人。1987年入伍,1991年退伍。1989年9月,韩庆芳被原成都军区前进指挥所政治部记一等功,服役期间还获得其他嘉奖3次;2019年7月,被中央退役军人事务工作领导小组、中共中央组织部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、退役军人事务部、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授予“全国模范退役军人”称号。